站在年的场心

小时候问父亲:“年,是什么呀?”父亲的回答在我兴头上浇洒一丝的惊恐:“年啊,是一种怪兽。”它一直生活在水里,头上长角,非常凶猛,到了除夕,就悄悄地爬上岸,糟蹋庄稼,吞食牲口,还伤人呢。除夕之夜,为了吓跑年,大家就敲锣击鼓放鞭炮!后来,年怕了,不再来害人,人们就将这一天作节日来欢庆。这就是过年。

年,在我儿时的印象中,是莫大的喜乐,极致的盛宴,心情如“大地红”鞭炮一般高亢、红艳和欢悦。小时候写作文,形容心情好,找不到词,总喜欢搬出这样经典的句子——过年一样高兴。

年,是什么呢?儿时的疑问,一次一次铺陈在不再年轻、伤痕遍布的生命之旅,每每年关将至,此问就如巨大的楔子插进我的思想阙宇,让我时而清醒,时而疑虑,时而如童年般欢天喜地,时而和老人一样沉郁忧思。这个时候,年的滋味,着实有些五彩斑斓、五味杂陈了。历经光阴汰洗和人世筛虑,沉淀于内心的年,不再是兽,而是另一番神奇景象。归总起来,还是一个字——场。

年,是心灵的操场。心灵的成长,取决于历经杂乱纷繁之后,站在年关,回望来路时所作的忏悔,遥望未来时所作的祈祷,对怨怼的舍弃,对价值的追逐,忠诚于人生的信仰,专一于自己的喜好。年,不仅仅是日期变更线上,为上一个365天所画的句号,为下一个365日铺开新的抒写纸,它更是心灵的操练。以年的重量,衬出心灵的分量;以年的厚度,为心灵垫上一个厚实的基座;以年的轮回,为在平淡中泅渡的心灵,制造可资休整的人生服务区和补充能量的生命加油站。年,用光阴的故事,训练每一颗渐趋清寂的心灵,让人们懂得惜时、坚韧、奋进和感恩,让每一颗心灵都以春天的名义真心期待,用春风的自由方式鼓荡成平和、幸福和欢悦。

年,是家园的气场。中国人有一个鲜明的特色——故土难舍。年少时分,父母在,不远游。及至壮年,出行在外,老来,无论艰难险阻也要“叶落归根”。年,是贴在家园上最醒目的标签。倒贴的福字、燃烧的红烛、新旧桃符、兼具传统厚重和时尚动感的春联、宗族祠堂的礼拜、炸响的鞭炮和炫目的烟花,亲戚间往来不歇的祝福……都是年馈赠给家园最美的礼物。年俗,看得见,却摸不着,听得到,却触不着,浮泛在表面上,是仪式,是程序,究其本质,是气场——若有若无间,却无处不在,无所不包。有中国人的地方,就有年,有年的地方,就是中国人永远的精神家园。

年,是民族的磁场。中华民族饱经内忧外患,分分合合的历史抒写人类传奇。年,串起民族的起落瞬间与次序更迭,是安置于民族最深处的一大磁场。当新年的钟声敲响的那一刻,当春天的脚步笃笃迈近的时候,全球华人就置身于巨大的磁场中间,向着中华,向着炎黄,向着圆融的家国,深鞠三躬。那一刻,华夏一家亲。

又一个新年来临了,我在思虑着年——这个心灵的操场、家园的气场和民族的磁场,对于每一个中国人所带来的生命意义,灵魂的皈依,以及家园和民族的倚靠。站在年的场心,我心灿然,满怀激情,满心欢喜;站在年的场心,美丽的家园更加富饶,更加和谐;站在年的场心,民族在伟大复兴的道路上,翻腾出来的历史能量,正推动着世界朝着幸福的方向前进。欢欢喜喜中国年,这是你我的场,也是家国和民族幸福快乐的场。

过年了,我们站在了幸福和欢乐的场心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djdedu.net/sanwen/16758.html

发表评论

你的评论可以一针见血

评论列表